快捷搜索:

专访于谦:德云社出流量小生挺好 相声本身就是

原标题:专访于谦:德云社出流量小生挺好 相声本身就是个人魅力

搜狐娱乐专稿 (三丁/文 马森/图 李新/视频)于谦在德云社说了很多年相声。最近,于谦跨界做了一回演员,主演的电影《老师·好》上映了。片中,于谦演的是一名教师,正儿八经,不讲段子,也不走喜剧路线。片尾字幕里特别感谢了王海,他是郭德纲和于谦的经纪人。

郭德纲在《老师·好》的首映场映后时分享,于谦和王海在一块喝酒聊天,很多电影里的事儿都是他们的亲身经历。对于老搭档于谦的表现,郭德纲说:“欠你一个影帝。”

于谦为这部电影付出了很多心力,远不止表演。张国立、吴京等让人眼前一亮的惊喜客串,都是于谦的老朋友。为此,于谦欠了不少人情。至于为什么客串里没有郭德纲?于谦笑侃,郭老师怎么看都不像老师,不合适。

除了说相声、做演员,于谦还有很多隐藏的爱好。最让人意外的是,他不仅是摇滚迷,还是北京摇滚协会的副会长,跟崔健、栾树等是好朋友,唱歌也不赖,既能唱《花房姑娘》,也能唱网络神曲《学猫叫》。“叛逆一直有,躁动也一直有,没有消停过。”于谦形容自己,内心还是个朋克少年。

对于德云社的年轻一代涌现了很多流量小生,于谦觉得这个现象挺好的,相声本身就是一种对个人魅力的展现,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风格。

隐藏的摇滚“老炮儿”:跟崔健是邻居 和栾树是老友

搜狐娱乐:很多人通过相声熟悉你,看到《老师·好》是你做主演,可能会以为是一部喜剧,但其实不是。为什么你会对80年代中期校园里的师生关系这样一个故事感兴趣?

于谦:现在各种平台上介绍我们的片子电影类型都定位了喜剧。实际上我们在路演之前,真没把这片子当成喜剧。但是呢,自从接触了真正的观众开始,现场的笑声也确实是一片,感觉这也应该是喜剧。但是我们一直把它作为一个青春的校园剧,或者是情怀怀旧这一类型的一部戏。

我对那个年代的教师比较熟悉,而且有感情。这个本子最初策划的时候,在素材积累阶段我就一直在,初期是我们几个人,我、导演、编剧,还有周边几个朋友在一起聊这个事,引起了大家对那个年代老师的那么一种回忆。中间带着敬意,带着愧疚,对老师有这么一种怀念。所以大家就聊得非常多,而且把那个年代跟老师之间发生的事情聊得非常细致,导致编剧和导演就非常感兴趣,说我们能不能做这么一个本子,从这儿起才有这么一个发心,写了一个本子,通过一年半的时间才把这个雏形写出来。

这个中间我一直在跟,因为我是那个年代过来的人,而且我是从小跟姨长大的,姨就是我的班主任,有这么一个关系,跟那个年代的老师打交道打得比较多,我们学校所有老师都对我特别好,而且都特别熟悉。加上自己那时候学习成绩也不是很好,老师就更加关注,老师对我的帮助也很大,甚至在我的人生观的形成上面都给予到了很多的影响,以至于我也是特别愿意做这么一个片子,算是对那个年代老师的一种敬意吧。

搜狐娱乐:上学时代,你喜欢音乐吗?

于谦:是的,从小学我就是北京市少年宫合唱团的,那个年代给华国锋华主席,在人大有演出都是我们这些合唱队,有大合唱队,有小合唱队。

搜狐娱乐:之前你上节目还唱过《花房姑娘》,很多人都觉得这打破了次元壁,没想到你不仅喜欢摇滚,还是北京摇滚协会的副会长。

于谦:那是大伙捧,我也愿意跟着大家一起玩,他们也愿意带着我一起玩,确实是喜欢,但是这一方面一点都谈不到专业。

中国的摇滚刚刚兴起,崔健老师那时候正好是我们住得近,都是住在政法大学里面,正好上学住校的期间。崔健老师他们团也在那个里面,后来突然有一天《一无所有》这歌就出来了,说就是咱们院里面那个,就低头不见抬头见的,这么个感觉,但是一听到那首歌,我觉得一下子就贴了。

搜狐娱乐:栾树的演唱会你也有跨界给他助唱。

于谦:是的,所以说大伙捧啊,他们愿意带着我玩,都是好朋友。栾树比我大一个多礼拜,那也是一个大哥,平常我们还有一共同爱好就是玩马,他也喜欢马,我也喜欢马,所以很多共同的爱好,都能聊得到一起去,就成为好朋友了。

搜狐娱乐:你看起来面相祥和,其实内心也向年轻人一样有叛逆和躁动的一面?

于谦:是的,这个叛逆一直有,这个躁动也一直有,没有消停过。我觉得应该有一点吧,有一点这些东西证明你还年轻,如果这些东西都没有了,都磨平了,证明你也就老了,这个人一没有心气了,马上就衰退了。

相声圈里的“江湖规矩”:见面道辛苦

搜狐娱乐:《老师·好》里有非常多的明星来客串,尤其是张国立和吴京的出现,角色和形象挺惊喜的。怎么邀请到他们来的?

于谦:都是朋友。尤其是国立老师,我们叫叔。很久很久以前,十几二十年前跟我们老师辈的一起演出,国立叔就一直跟他们在一起演,所以很多年的交情了,跟老师那边的念叫叔。这些哥们、兄弟,平常都是好朋友,这次一说,大家来帮忙,都特别愿意,再一看我们这个本子,这个立意也都非常喜欢,也是难得一聚。

搜狐娱乐:在很多宣传物料里,郭麒麟给你写的一封家书很特别,你对那封家书里哪个部分最有感触?

于谦:实际上那封家书写得很温馨,他回忆在我家住的时候。其实很平平淡淡的东西,回忆起来就会觉得很好了。那种感觉是家人的感觉,是孩子的感觉,也是一种真正的感情交流的过程。它倒不是必须轰轰烈烈的,必须得谁,我救你一命,你这个怎么样,不是这个道理。实际上就这种平平淡淡才是真,从平淡中带出来的东西才是最感人的,所以他那个东西整个氛围是最让我感动的。

搜狐娱乐:关于如何为人处世,你教给郭麒麟些什么?

于谦:我们这一行你说教知识吧,我一直觉得我们那行不会,因为没有教科书,我们都是靠口传心授,所以你说真正坐下来咱给你讲一课,不一定能讲得出什么来,所以我们这一行可能最多靠的是耳濡目染。

为什么叫师徒关系呢?从小就在家里长大,经常见面,或者是老师们,就是我学习的时候也是这样,老师们在这儿聊天的时候,你就要听,只要你戴着耳朵,带着心,缺一样都不行,你要听老师的聊天,老师跟老师的聊天过程当中,你就能听到你要学的东西。

所以我们跟孩子们聊天也是这样的,一句一句的,很零散的来灌输,这个就是我们的这种教学方式,也是可能最适合的一种教学方式。那么就这一句一句的当中,可能就有“见面道辛苦,必定是江湖”,因为我们确实是江湖人。

以前跑马龙啊,各处走啊,这就是一种江湖上的形式。那么这个道辛苦也就成为我们后台的规矩,到了后台都是好,老师您辛苦了,您辛苦,您辛苦,这也是一礼貌。这种东西耳濡目染,慢慢潜移默化就教给孩子了,指不定是哪天说的,也指不定是哪年说的,也指不定说过几次。

德云社年轻一代变成流量小生:这挺好,相声本身就是个人魅力的展现

搜狐娱乐:德云社里的年轻一代,像郭麒麟、张云雷他们,现在变成了流量小生,这个发展是你有预料到的吗?

于谦:我是没有预料到,我估计郭老师也没有预料到。随着时代的变化,社会的发展,现在观众朋友们的欣赏角度、热爱方式、他的表达,各个方面都产生变化了,我觉得这也挺好的,最起码相声本身就是个人魅力。

我老是说,相声不分派,侯宝林大师就是侯宝林大师,你要学侯大师你就死了,对吧?马三立大师就是马三立大师,你要学马三立,你也就不能称其为一种风格。所以它没有流派也没有风格,都是张扬个性,每个人有每个人不同的个性,所以他展现的也是个人魅力。那么现在这些流量小生吧,咱们所说的,他也是个人魅力,你要加入到其中哪去,一点都不违和。

搜狐娱乐:你身上也有不少“江湖人”的特点,前段时间有“抽烟、喝酒、烫头、撸狗”的梗,尤其是那段用弹吉他的方式来撸狗的视频流传很广,当时是什么情况?

于谦:这个是春节期间给他们做了一广告。做广告的时候,他们要拍一些片花,就说您随意啊,该休息就休息,该怎么着怎么着吧,我们拿着机器在您身边转转,指不定拍什么。我说行吧。那也得有一些动式,我也不能躺着睡觉啊,所以就想一想,做点什么好玩的吧,我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拍,自己在那儿抱着,狗也挺乖的,就有了那么个动式,正好让他们拍下来了,结果这广告倒没怎样,视频现在挺火的,不过挺好玩的。

搜狐娱乐:郭麒麟都说,你是一个很可爱的长辈。还有网友还给你取了一个外号“于三岁”,你喜欢这个昵称吗?

于谦:我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个外号,挺好的,挺好的。就三岁稍微小点了,也没有自理能力了,不过最起码说心态年轻嘛,我这人生活的宗旨就是自己快乐的同时,给周边人能够带来快乐。那么只要做到了这一点我很欣慰,最起码自己生活得很快乐,周边人跟我接触到的时候,我能同时把我的快乐感染他,这个就是功德,如果我能做到这一点我就高兴。

搜狐娱乐:从相声届跨界到了做演员,之后会有做导演的计划吗?

于谦:目前没有。实际上要想做导演的话,很多年前就做了,有很多人也找我,说这个戏您来导一下,我都没有应。我自认为我不具备导演的素质,且不说艺术手段上,咱就说性格上,我都不觉得我有导演的性格。

最起码两点,第一点我这人耳朵根子软,导演要有自我的坚持,毕竟一个戏反映的是导演的世界观,尤其是电影。我这人坚持不了自己的观点,我看什么都好,这就没办法了。第二个我懒,导演要很勤奋。导、声、美、服、化、道,各个部门都要去沟通,而且到最后有一个纰漏,都要在监视器前面显示你的眼睛,你的心智,你的各个东西,你都要调动起来。我这不成,越简单越好,所以这两点导致了我不愿意拍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