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华为财报沟通会回应“背景、后门”质疑 ,最坏

原标题:华为财报沟通会回应“背景、后门”质疑 ,最坏时仍有“备胎”计划

  2019年3月29日上午,处在风口浪尖上的华为在深圳总部发布了2018年的全年业绩情况,从披露的数据来看,这是华为第一次在营收上跨进“千亿美元俱乐部”的里程碑时刻。

1987年的10月,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用2万多元人民币在深圳湾畔一处杂草丛生的简易房内开始创业,经历过几次“生死之战”,华为活了下来,并且已经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供应商。财报显示,2018年华为全球销售收入7212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19.5%;净利润为593亿元,同比增长25.1%。

这本来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时刻,但比起鲜花和掌声,此时的华为也许更需要在全球市场上以一种更加“透明”的方式展示出自己的实力。记者注意到,和以往不到20人的小规模财报发布会相比,2018年华为业绩沟通会的现场,聚集了来自于全球不同国家的近百位媒体记者。

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在沟通会上的开场白中提到,“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,堡垒也最容易从外部加强,面向未来,华为将努力排除外部干扰,不断改进内部管理,沿着既定战略方向前进。”

“在过去30年的实践里,华为有全行业最好的网络安全记录,所有重大安全事故没有一起与华为有关;在过去多年,英国、美国、芬兰等专业评测机构对华为设备做了严格测试,按照权威测试机构的结果,12项中有9项华为的领先,其他三项高于平均值。”郭平说。

可以看到,过去半年,美国特朗普政府努力呼吁在世界各地禁止华为的产品(尤其是在5G无线网络中),原因是担心华为的设备可能被用于监控等目的。近日,英国监督机构发布了针对华为网络安全监督的报告,并提出了警告。而在现场,关于华为“是否存在后门”、“谁拥有和控制华为”、“华为的网络是否安全”的提问占据了整体会议的过半时间。

面对“噪音”,郭平一一作答。

“华为产品没有任何后门,现在华为也打开了前门,开放了源代码,相关机构对华为做了最严格的测试。”郭平对包括第一财经在内的媒体表示,当前华为在网络安全上受到的测试是前无古人的。他呼吁更的同行企业加入这样的安全测试,“不要被华为甩开太远。”

郭平在财报会上还谈到了美国政府针对华为的封杀,“对于美国的做法,用中国话说,他们连吃相都不管了,我为这些绅士们感到遗憾。他们的行动对我们造成了一些困难,我们会通过沟通、基于实践获取客户更多的信任,各个国家和客户基于自身的判断,基于标准和事实,做出了有利于自身的判断,华为要自己努力,为选择华为的国家和客户在数字经济发展中获得优势。”

对于“华为是否会像中兴通讯那样遭遇美国在供应链上的封杀,如果出现情况华为是否有预案?”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表示,华为遵守各国法律,没有看到美国对我们施加行政制裁的理由。

郭平表示:“ICT发展过程中,早已经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华为与合作伙伴一起合作打造最有竞争力的产品。不过,华为发展过程中也有自己的备胎计划,胎破了的话还有备胎,保证持续性增长。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